南康家具網-南康家具行業領導者,南康家具批發首選網站,南康家具城最大的家具批發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知識 » 收藏鑒賞 » 正文

《故宮博物院藏明清家具全集》出版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6-06-19  瀏覽次數:1849
核心提示:近期,六大卷20冊的《故宮博物院藏明清家具全集》出版,當中,不少明清宮廷髹漆家具為首次曝光。事實上,早在明萬歷以前,漆木家

近期,六大卷20冊的《故宮博物院藏明清家具全集》出版,當中,不少明清宮廷髹漆家具為首次曝光。事實上,早在明萬歷以前,漆木家具一直是中國家具的主流,隨著紫檀、黃花梨等硬木家具風靡以后,漆木家具的“統治”地位才被撼動。而近些年來,在家具收藏界,漆木家具也日益受到行家們的追捧,甚至出現了“唯柴是論”的傾向。那么,收藏界對漆木家具的認知為何會晚于硬木家具?漆木家具有什么樣的工藝特點?在收藏上又該如何講究?請看業界專家深度剖析。

  文、圖/廣州日報記者江粵軍

  早期高端漆木家具

  曾遭“滅絕性買光”

  早在春秋時期,中國就已出現了漆幾、漆案等家具形態,發展到宋元,髹漆工藝進一步成熟。髹漆工藝最初是為了保護木材、防蟲防潮,后來才逐漸向家具裝飾工藝發展。

  中國家具協會傳統家具專業委員會主席團主席鄧雪松告訴記者,漆木家具之所以要上漆,一方面是因為木材的硬度不夠,為免遭蟲蛀以及潮損腐朽,需要用髹漆與披麻掛灰等工藝進行保護;另外一方面,與黃花梨、小葉紫檀等名貴硬木材質均源于國外不同,漆木家具的材質多為就地取材,例如楠木、榆木、櫸木、柏木等。受制于木材紋理的可觀賞性以及木性的品質局限,再加上當時的文化背景和審美習慣,漆木家具的描繪裝飾大為風行并逐漸發展成熟。出現了雕漆、描金漆、堆灰、填漆、戧金、款彩、嵌螺鈿等多種高難度裝飾,漆木家具的色彩日益紛呈。

  是漆木家具還是名貴硬木家具的材質好?站在家具文化與藝術的角度來看,沒有所謂最好的材質,只有一種材質根據自身的局限與優勢逐漸發展演變為一套獨具魅力和成熟的家具藝術形式,才是最好的。黃花梨紋理如飛瀑流云極具欣賞性,所以明式家具以造型設計的精妙和線條的裝飾為主;小葉紫檀色深紋密,紋理隱而不現,因此紫檀宮廷家具以面的雕刻裝飾為主,這些都是材質與表現形式的統一。漆木家具以髹漆裝飾工藝為主要藝術表現手法,故而,漆木家具工藝水準的高低在漆木家具的收藏中就具有獨特的意義。

  收藏家蔣念慈表示,19世紀末20世紀初,外國人在中國收古董家具,最早搜羅的是精工細作的中國宮廷式漆木家具,收無可收之后才轉向硬木家具。“當時,很多中國的宮廷式漆木家具被運到印度尼西亞的加里曼丹,再轉運歐美。現在,國內很難看到三四米高的明清漆木屏風,但那時候的歐美上等家庭,基本都會有一兩件。上世紀80年代以前,西方拍賣市場上出現的中國家具,也以此拍賣價格為高。我們看35年前的拍賣紀錄,很多康熙年間的屏風比現在還貴。”

  因此,蔣念慈認為,在清末民國初,流落民間的高端漆木家具,可謂“被西方人滅絕性地買光”。 1921年,第一本有關中國家具的圖錄在法國出版,書名為《中國家具》(2013年北京故宮出版社將此書翻譯再版,更名為《法國舊藏中國家具實例》),其所收錄的59件中國家具,幾乎全是漆木家具,尤以宮廷風格的大漆家具最為突出。從中可以看出,康熙時期也是漆木家具制作的重要階段,這時的宮廷家具或官作家具,結構上承明式簡樸風格,但裝飾趨于華麗,所見多以折枝花卉、纏枝花等裝飾結構部件,這一風格延續到乾隆早期。

  “現在,大家收漆木家具,就是以康熙年間的為重,而以永宣(明代永樂、宣德)的剔紅剔黑為至高追求。永宣時期的漆器,就是小盒子,今天也是可遇不可求了。最近在香港地區的古董展上,一張黑漆嵌螺鈿酒桌,上有紅漆‘大明萬歷’的落款,標價就是近千萬元。至于乾隆以后的漆木家具,在藏家眼里,則是無法登堂入室的。”

  民間漆木家具 風格粗獷有張力

  不過,在鄧雪松看來,中國古代宮廷式漆木家具的形態跟大多數行家所談的漆木家具,是不同的。“明清宮廷式漆木家具富麗典雅,雖然是漆木家具的工藝和材質,但與名貴硬木家具的審美傾向日趨接近,例如清代宮廷黑漆描金嵌螺鈿的寶座與一張雕西番蓮花紋的小葉紫檀寶座,在審美風格上其實是相同的,都走向了繁美富麗,只是裝飾方法、工藝上有所不同。因此,宮廷式漆木家具是與上層貴族錦衣玉食的生活相呼應的,與民間漆木家具的那種原生態的粗獷鮮活,雄渾樸拙完全不同。”

  鄧雪松認為,明式黃花梨家具代表了精英文化,而大多數漆木家具則對應了民間或民俗文化,這是兩者本質的區別。

  中國歷史上的精英階層,主要是文人士大夫以及統治階層,他們所使用的器物、賞玩的情趣和民間迥然不同。從家具形式上劃分,無論是黃花梨家具還是紫檀家具,都有著非常鮮明的使用群體——像黃花梨家具,主要是由明代文人士大夫階層所推動和創造的;清式紫檀家具對應的則是宮廷和達官貴人;而廣式老紅酸枝家具,對應的是商賈大眾。

  “當然,所有的精英文化產生都是以民間文化為母體的,都依賴于民間文化這一方沃土。民間文化進一步發展、升華,最后才出現了精英文化。因此,無論是從出現的歷史階段、覆蓋的群體以及風格的多變性上看,漆木家具都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和硬木家具沒有高低之分,只是代表了不同的家具藝術風格和生活需求。中國傳統精英文化中缺少孔武有力、雄渾張揚的一面,更多的是典雅、高潔、飄逸,這在明式家具含蓄典雅的整體面貌中展現得非常清楚。那么,很顯然,這種雅致含蓄只代表了文人文化的特點,不足以覆蓋整個中國的文化精神。在中國歷史發展中,戰火綿延,內平叛亂,外拓疆土,可見文治武功歷來是并存發展的。漆木家具更多體現了中華民族的這一面,所以民間漆木家具用料不吝其重,做工不厭其繁,造型厚拙,游刀落斧大氣利落,整體風格粗獷雄渾,這些特點雖然不是中國傳統文化主流審美狀態所接納的,卻同樣是中國民族性的一部分,不可或缺。”

  但由于民間漆木家具烙印了更多的地域文化,以及鮮明的“原生態”中國風格,特別粗獷鮮活,也增加了其走向國際、在更大范圍內被理解的難度。因此,這一類的漆木家具,目前主要停留在國內行家之間交易,不像黃花梨、紫檀家具那樣成為國際藏家的硬通貨。鄧雪松說:“譬如山西家具,可比作陜北民歌,這種明顯的地域性,既是其亮點,也是其制約,能夠讓人獵奇與觀看,卻很難獲得文化價值上的認同。中國傳統器物文明今天能夠真正征服世界的,一是瓷器,二是明式家具。就明式家具而言,因為其極簡設計暗合了西方包豪斯設計體系下推崇的現代風格,具備今人所喜愛的造型藝術特點,因此在全世界范圍內被接受。”

  漆木家具浩如煙海 還未形成體系研究

  那么,對于中國家具藏家來說,民間風味濃烈的漆木家具,有哪些欣賞價值?

  鄧雪松告訴記者,有個很有意思的現象,一般喜歡古代漆木家具的藏家,很少會喜歡新的漆木家具。假如我們能夠穿越到數百年前,見識這些漆木家具初生時的“真身”,就會發現其風格整體上偏向富麗濃艷。特別是民間的漆木家具會更顯濃妝艷抹,因為它的產生本來就是迎合廣泛市井、市民階層的。而經過歲月磨礪,漆藝本身產生了人工無法達到的各種審美肌理。例如“蛇腹斷紋”——老漆掉了以后,出現像蛇肚下面一塊一塊、斑斑駁駁的紋理,就很有看頭;或者家具上的漆有些部位已脫落,有些部位還被包裹著,有些已經風化,有些則是變色了,這都會讓漆木家具看起來古意盎然,充滿視覺美感。“斑斑駁駁中,底下出現了螺鈿,出現了描金,這種豐富的視覺效果,是明式家具的簡約性難以比擬的。我們都知道,明式黃花梨家具的審美性主要包括兩點:一是材質之美,二是造型之美。黃花梨本身所產生的肌理感,無外乎近于透明的、像玉一樣光滑的包漿,木材本身的紋理是不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改易的,從視覺欣賞的多變性上看,不如漆木家具。”

  另外,從民間藝術中挑精華很難,但民間藝術中一旦出現精品,那必定是橫空出世的,其生命張力、飽滿程度和原創性遠遠高于精英藝術。因為精英藝術已經高度程式化,雖然發展得很成熟,卻不免顯得僵化。最好的漆木家具,處于臨界狀態,既保持了民間工藝的粗獷,又向硬木家具的典雅性觀望,這是一種格外引人入勝的狀態。

  正是由于這個原因,不少漆木家具收藏家也出現了“唯柴是論”的傾向,認為玩柴木家具比玩硬木家具更有修養、更上檔次、更顯格調,把漆木家具的收藏價值片面化。“其實,并非所有斑駁的東西就一定古雅,并非所有經過時間歷練的東西就是歷史精華。對漆木家具的了解和欣賞,需要比硬木家具更多的眼力和鑒賞力。就像我們說的,欣賞抽象畫和欣賞具象畫哪個更難?無疑抽象畫更難。能夠看懂波洛克作品的人為數并不多。假如我們放四張波洛克的畫作給人們欣賞,讓大家從中選出最有藝術價值的一張,恐怕90%的人都會選錯,因為抽象的審美更加需要對形式和意味的敏感。”鄧雪松表示。

  另外,不管是中國傳統家具的研究者,還是收藏漆木家具的人,目前國內對漆木家具的真正藝術價值、藝術體現,還沒有成體系的研究。不像硬木家具,此前王世襄已經從工藝、結構等方面為其進行了完整的劃分,設立了標準。漆木家具浩如煙海,就像蔣念慈所說的,是一個“看不到海岸線的汪洋”,要出現這樣的體系、標準,還需假以很長時日,所以在選擇和評判上更加難。

  鄧雪松還指出,其實,當代無論是硬木家具收藏熱潮的興起,還是漆木家具收藏熱潮的暗涌,無奈之處在于,這些潮流都不是傳統文化復興帶來的藝術繁榮,而是商業文明推動的結果,因此,炒作性比較強。“現在的漆木家具行家,以前基本都是收硬木家具的。轉向漆木家具,有可能是欣賞口味的轉變,也有可能是出于無奈——好的硬木家具越來越少,價格也非常昂貴了,收不到。”鄧雪松說。

  Tips:髹漆工藝小知識

  剔紅:

  剔紅是雕漆技法中的一種,做法是先在器物胎骨上涂數層紅漆積累,使漆達到一定厚度并在軟干狀態時雕刻出花紋。漆賴畫而顯,畫賴漆而存,并產生立體的浮雕效果,極盡華美。

  嵌螺鈿:

  嵌螺鈿是一種用在漆器上的裝飾工藝,取材于各種貝殼色澤光華最佳的部位,再將其分層剝離和裁制后鑲嵌于漆器之上作為裝飾。有的還會制成人物花草鳥獸等形象,色彩斑斕,晶亮奪目。

  戧金:

  髹漆工藝技法之一,即先在器物表面按照設計好的圖案陰刻出花紋,然后再在陰紋內打金膠,上金粉,使之成為金色的花紋。戧金工藝,雖為點綴性裝飾,但能為家具增色不少。

描彩漆:

  又稱描漆,做法有兩種,一種是在一色漆地上,用多種色漆描繪花紋,紋圖多樣,花紋飄逸;還有一種叫漆畫,是在一色漆地上用另一種色漆描繪花紋,色彩單純潔凈。

  描金:

  就是在單色漆地上加描金花紋,其中黑漆地最常見,其次是朱漆地或紫漆地。

  點翠:

  點翠原是一項漢族傳統的金銀首飾制作工藝,用點翠工藝制作出的首飾,光澤感好,色彩鮮艷,而且永不褪色。以此工藝裝飾髹漆家具,自有一種綺麗拙樸之美。
 
 
[ 知識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推薦圖文
推薦知識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RSS訂閱 | 贛ICP備13007224號
南康家具批發網-南康家具行業領導者,南康家具批發首選網站,南康家具城最大的家具批發網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